Roammm

「咕是一码事,坑是一码事√」

我们都会慢慢修炼出一副铁石心肠,更加可靠,也不再可爱。被赞扬的同时也开始厌倦,也不再拥有那些所有无端的自负要命的骄傲。尘埃铸就真正的城,也掩盖一座傻屌的城堡。 ​​​

【上耳上】Wait For Love(上)


*MHA原著背景+ABO

*女A男O预警

*战斗地点是敌人个性所导致so每个人距离较远/大地点为森林

*本来想只是写车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写起了剧情

*就是想看看池面电电

————————————

插在地上的耳机检测到了动静,洞口的树丛随即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很明显有人靠近了,耳郎响香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是我,上鸣。”洞外的人似乎察觉出了对方的警觉,往洞口喊道。

这句话在敌我交战中自然十分地不可信,可紧紧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的是熟悉而浓郁的薄荷味——是来自接到会合任务的战友兼同班同学,也是她暗恋了两年的对象的信息素,她确信不可能认错。

耳郎向洞口踏了两步,就看见了满面潮红的上鸣电气扒开树丛一路小跑进了山洞。

耳郎知道这次会合就是为了解决这位Omega发情的问题,自己作为一个Aphla战友最多只能询问战况:“怎么回事,是敌人个性导致吗?”

上鸣绕了一圈在一个离耳郎稍远的距离停住——可是山洞实在不大,两人大概也就隔着三米——他勉勉强强扶着墙壁撑着自己坐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应该不是,那边辅助个性的已经被绿谷他们控制住了。药物作用。”

“嗯,看起来这次的药物作用很大啊。”说着耳郎从包里翻出了仅剩下最后一根的抑制剂扔给了上鸣,“咯,接着。”

结果是药效太过强烈,一针并没有见效,或者可以说是根本毫无效果。

此时,正在战斗的场地根本不适合带着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撤离。况且,离开这个山洞后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耳郎无能为力地看着上鸣越来越多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滑下额头,勾勒出他的侧脸,然后慢慢滑入了战斗服的领口里。

她想说些什么,却又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她坚守着最后一丝战斗的意志,任凭大量Omeg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肆意发散。


有敌人沿着味道走过来了。一直插在地上的耳机检测到了不远处的脚步声,听声音推测应该只是为数不多的小喽啰。耳郎依旧小心地待在山洞里面,为了不暴露位置,只能迅速发散大量信息素,再立即收回。她再用耳机检测,对面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大概是晕过去了。

刚刚发散的薰衣草的信息素显然在这个短距离中已经无法完完全全收回。上鸣刚坐下时还不时地向耳郎的方向瞟几眼,当两个人恰巧四目相对,上鸣也只好强挤出微笑竖起标志性的大拇指看着耳郎,耳郎也以微微一笑回应,气氛稍稍被缓解。

而经过时间的流逝,上鸣则渐渐地被Alpha的信息素刺激地全身发抖,薰衣草腻人的香味使人喘不过气来。他把头埋在手臂里,额头不止地冒着冷汗,有时也会溢出几声压抑不住的呻吟。

温度持续地上升。

阳光投过稀疏的树丛撒在地面上、洞壁上、两人的身上。如果这是冬天,这倒是附有安慰性的温暖,但这属于夏天下午两点的阳光却刺得睁不开眼。山洞中不能完全抵挡闷热,两个人都心生烦躁而又都略显尴尬地僵在原地。

耳郎在忍耐着周遭香甜的信息素——在她心里,那有些刺鼻的薄荷早已被涂上了厚厚一层过于甜腻的蜂蜜。她也知道旁边的人肯定也在忍耐,忍耐地只会比她更加痛苦。

刚刚的敌人同样警示着如果这个Omega不停止散发信息素,绝对还会引来更多图谋不轨的人。

现在,她最好的选择就是离这个正在发情的Omega远一些,走出山洞。薰衣草的信息素早已经压制不住,从诚实的身体里钻出来的、原本清淡而现在愈来愈浓烈的香味自己都清晰地闻到。但内心中总是跳出“他是个伤员我要看护他”或是“不能暴露位置”类似各种各样理由搪塞自己。内心深处的本能欲望不愿她离开,就像是在刻意地等待着什么。

沉默一直在延续。

平时算是整个班上话最多最爱凑热闹的上鸣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本应聒噪的知了也识趣地静了音。除了远处断断续续传来的轰炸声只剩下一片死寂。到底这种状态延续了多久耳郎也不太清楚,或是五分钟,亦或是一小时。他们也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这里——这个狭小而又充斥着大量的两种信息素的山洞——等待救援,或者是......发霉腐烂。

突然,对面的人起先有了动作,他缓缓的、而又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站了起来,越过了又长又短的三米的距离,站到耳郎的跟前。

耳郎抬头仰视着他,刚准备起身询问情况,就被上鸣一手又按回了地上,又看到他把手指放到唇边示意不要说话。上鸣用尽力气蹲了下来,口型好像一直在不断地默念着“对不起”,耳郎正惊讶于平时如此轻浮的上鸣电气居然也会这样地说句“对不起”——不知道是对谁说。

而此时上鸣半蹲着凑近看着她那双同薰衣草一样的眼睛,紫色,清逸翛然却又勾人心魄——他们的距离只剩下半米——他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细语道:“可以吗?”

耳郎瞬间就知道了上鸣所表达的意思,连耳机线都配合地变成了樱桃般的嫩红。

上鸣秉持着自己陷入沼泽前的最后一丝理智,嗫嚅着:

“那——可以吗?”

她微微点了点头,把头扭到一旁不再看着他,左手手背顺势搭上了脸庞,仿佛正试图遮掩住红透了的、早已不争气发烫的面颊。

——TBC——

*没错!我!卡!车!了!(这么短还卡车真的要点脸叭

*女A男O真好(´º﹃º`)

*第一次写ABO!欢迎找虫!!

评论(14)
热度(78)
©Roammm | Powered by LOFTER